硝酸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硝酸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0-(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3:10 阅读: 来源:硝酸盐厂家

妙殊在从教堂回来的路上,乘坐的黄包车在拐弯处与一辆别克轿车相碰。

她扶扶额上被撞歪的鸭舌帽,整整胸前松开的领结,往外瞟一眼大抵知道发生了什么。

好在双方速度都不快,只是相碰而已。

为求出行方便,她今天有意着了身男式黑西装,为的就是避个清闲。毕竟夜上海那种地方出来的姑娘,多数让人瞧不起。

只是这鸭舌帽一歪,她那头流瀑般的长发不免从帽沿里倾泻而下,她伸手拢起头发,快速塞进帽中,继而身姿翩然地从黄包车里钻了出来,绅士地将地上的车夫扶起后,瞧瞧双方的车子并没损伤,便塞了些钱给车夫,算是了事。

可她哪知自己这一连贯的动作,早已被轿车后坐上的年轻男子瞧去。

那男人玩味地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嘴角牵牵,戴着皮手套的手搭在车门上,继而推门下了车。

“等下!”男人追上她,唤道。

妙殊搁下脚步,双手插在西装裤袋里,回首望着追来的男人。

清冷的水眸,如同寒冬腊月凝结在屋瓦上冰棱,寒森刺骨的让人不敢冒然靠近。

男人被她清冷的气质吓一跳,不过只一会,又轻笑起,这笑容仿若守在林中的猎人发现了守候已久的猎物。

妙殊一双冰眸微微眯起。

她在人间呆了这么多年,对男人已了如指掌。眼前的男人俊秀儒雅的外表里,含着股森然的杀气,看身段绝对是个练家子的。

那么他跟着自己可想而知?

妙殊垂眸,不知这人是哪帮哪派的?是调查科?还是青帮……

手依旧插在口袋里,里面藏着一支新款的勃朗宁,这是组织上为了她的安全特定配给她的。

其实她根本不屑用这个,她早已刀枪不入。虽然失去了仙力,但身躯依旧不老不死不伤。

不过她现在是个凡人,自然不能暴露自己的这项优点。

刚在教堂她已将最新截获的电报信息传递出去,不想会在这里被人拦堵。

纤指触到了勃朗宁上冰冷的金属壳,她沉眸,素指微微一勾,却又很快松开。

“什么事?”她侧身, 45度角刚好适合现在的她,一来可以将对方看清楚,二来也不显得自己无礼。

“你落了东西!”男人朝她步来,手伸进黑披风,像在摸早什么。一双黑色皮靴触得地面振振有声。

随着男人的逼近,她心跳加速。

特工的直觉提醒她,危险正在逼近。

纤指再次握起,未等男人开口,她已将枪拔出。

可惜男人比她手快,从怀里摸出一块绣着黑玫瑰的丝帕。

她松了口气,庆幸自己没将枪掏出口袋。

那丝帕是她闲着无聊时绣的,黑玫瑰是她在夜上海的外号。

不过她并不喜欢黑玫瑰,只是喜欢黑玫瑰那阴暗冰冷不易亲近的性格。

“黑玫瑰!好魅惑冰冷的名字!不过,我喜欢!”男人说时将丝帕放在鼻尖嗅了嗅。

动作煽情而放浪。

继而笑着说:“好香!一如你的人!明明是颗耀眼夺目的明珠,却硬要使自己蒙尘失华!”

一听“明珠”二字,妙殊心中一跳。

她原身是颗紫色灵珠,只因那人而修成人,又因那人而成坠仙。

那人是她的大师兄,从他从女娲庙里拾到她那一刻起,她便默默地爱着他。待她好不容易修成人形,而他却已爱上了他们的小师妹。

她起了忌恨心,失手打伤小师妹,被赶来的他一气之下废了仙根。万千恨念大起,让她成了众仙的笑柄,成了坠仙后,她最终被师父驱逐下界。

自那刻时,她早已忘了自己曾是九天玄女,女娲灵珠的化身。

往事过去了太久太久,久得让她都忘了来人世的初衷。

原来她是寻他而来的。

可是这一世世漫无边缘的等待,终是让她习惯被尘世的纷扰淹没,而那个人始终不知踪影。

这一世她的身份是地下情报员,兼夜上海歌舞厅舞女。当然舞女的身份不过是她用来掩饰的,她多数时候是窃入本市的情报系统,继而将情报送出去。

三天前,她用电台截获了一个惊天信息,这个信息关系到国家民族的生死存亡,她不敢有半丝怠慢,算好今天要去教堂做礼拜,便将情报带出来悄悄送了出去。

这一路上,她一直小心翼翼,没想到还是被人盯上。

显然对方已知她的身份。

她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不过在临死前,还得搏上一搏。

她瞥了眼那块丝帕,借着拿丝帕的机会,另一只手已将枪口抵在男人的心口处。

“话太多了!”她冰冷地道。

哪知男人将丝帕一扬,一股暗香拂来,她只觉眼前一黑,继而什么都不知道。

她是被一股钻心的刺痛给弄醒的。

头发湿哒哒地粘在脸上,身上痛疼难抑,稍动下,便是牵筋动骨,痛出一身身的冷汗。

她从没想到皮肉伤会这般的痛,谁说有了不死之身就不会痛的,这种痛比起当年那人断她仙根时还要痛得死去活来。

她痛得两眼昏花,不过还能将眼前的景象看清。

她被关在调查科的地牢里。

抓她的那个男人就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黑色的皮靴映着昏暗的灯光,发出程亮冰冷的光泽。

他正在吸烟,一支接着一支,地上早就满满一地烟蒂。

她不知他在愁什么,莫不是他每次杀人时,都要吸上这么多支。

她觉得好笑,干裂的嘴唇瞬间裂开,鲜血很快逸了出来,一嘴的血腥味让她十分难受。

男人将烟扔在地上,用皮靴狠狠踏了下,继而朝她步来。

一把拎起地上的她,让她正眼望着他。

他的眼神居然弥满了痛苦,这是她从他眼里看到的。

“为什么会是你!阿殊!你不知道我是谁么?我是霄,寻了你多年的那个人!辗转轮回无数次了,原来你一直都在这里!不要再干这个了好不,我可以给你想要的生活,也可以陪你一生一世!”

妙殊没想到她等的人终于出现了,可是他却是个人人得而诛之的恶魔,这样的他她还能爱么?

她想她现在是个人,不再是什么上仙,她有她追寻的真理、正义和信仰。这个人即便是他,她也不能再爱。

“杀了我吧!”只听她开口说。

她知道她不会死,子弹无论打在哪处,三天后,都会自动飞出,到时她又能重新活过来。只 不过之前的身份已不能用。

而他却只有这一世,错过了让他爱上自己,她将无限期的留在这人间。

终还是听见了枪响声。

她以为子弹穿入身躯定是格外的冰冷,格外惊悚,可是她等了等,并没发现什么感觉。

原来那枪不是打向她的,而是他终于良心发现,这些年他错得有多离谱。

只见他单手持枪,将看牢的士兵一个个击毙,继而带着她逃出了地牢。

---- 作者寄语:后面写雪然的故事,可能要到明天下午了。这本书还有几万字就要完结了,不知后面亲们想看什么样,给个提议吧,让我完美的将这部中短篇集完结。再次感谢亲们一路的相随,我爱你们哈~!

大兴安岭改装陕汽饲料车厂家

晋中DN180MPP电力管行业发展分析

湖北装配式建筑加工工厂电话

芦淞区房屋加固鉴定中心

韶关市代做投标书公司标书怎么做

豫龙YLBL45型非斜拉式U型槽排水沟小型预制构件生产线供应商

回收紫外线吸收剂现金收购

TPO土工膜焊接设备防水板爬焊机多少钱

羽毛球PVC地板潮州pvc运动地板卷材羽毛球地胶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