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酸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硝酸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嘀嘀打车迅速走红背后面临扩张难题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13:12:24 阅读: 来源:硝酸盐厂家

硅谷网讯 据腾讯科技 方堃 3月12日报道

基于LBS的叫车应用未来会引领移动互联网的下一波潮流么?

嘀嘀打车已经成为北京出租车司机使用最多的应用。嘀嘀打车的官方数据显示,通过与北京出租车调度中心96106合作,目前已覆盖超过3万辆出租车,嘀嘀打车的叫车信息可以直接96106的车载终端中显示。与之类似的摇摇招车推出几个月后就完成A轮融资,据称已覆盖北京两万出租车。

打车难这个问题似乎随着叫车应用的兴起正在被逐渐解决,其中所蕴含的巨大商业机会也正在被逐步撬起,但事实是否真如表面看起来的那样前景广阔?

解决叫车难题

在北京,出租车司机的数量已经接近10万人,但拥有20年以上驾龄司机却并不多见,张司机是其中的一员。过去,他一直靠经验拉活,但自2012年11月经过同事推荐后,他自费购买了一款安卓系统的联想手机,并请人安装上了一款名叫嘀嘀打车的软件后,收入发生了改变。

“过去一个月除去份钱和油钱外,落到我们手里的在5000多元,老司机凭借经验能多赚点,但也就在6500元左右。用了这款软件后,现在一个月拉活能赚到9000-10000元,我们车队很多人都在用。”在谈到嘀嘀打车时,司机张师傅如是说。并非所有出租车司机都像张师傅这样收入提升巨大,但很多使用了嘀嘀打车的司机明显从中受益,这在其空驶过程或者早班时体现得尤为明显。

令张师傅收入发生巨大变化的原因是,除了正常的打车费用外,使用叫车应用的乘客还会支付5元至20元不等的加价费,正是这笔费用增加了其收入。

叫车应用通常是按照这样的方式来交易:乘客与司机安装了同一款叫车应用后,乘客只需要提供用车时间、出发地和目的地以及加价金额后,司机可以同步听到语音播报,之后可以根据路况和自己的位置来判断是否接单。

据张师傅透露,目前在高峰期基本上只接单使用嘀嘀打车的乘客,有的乘客甚至能加价20元,这远比在路边拉活的收入更高。

“以前高峰时段你路边看到乘客,未必敢拉他,因为停车后即使发现乘客要去的地方很堵或者和自己走的方向相反也必须拉,否则就会被投诉,而使用嘀嘀打车后,现在选择余地更大了。”张师傅如是说。

嘀嘀打车运营负责人卓然告诉腾讯科技,目前在北京已有1.2万辆出租车使用嘀嘀打车,用户数在半年内也已突破40万,每天使用嘀嘀打车成交的订单在1万单以上。虽然目前没有给司机配发智能手机,但是已经有很多出租司机为了使用嘀嘀打车而换上智能手机。

“我们会给司机们推荐一些合适的套餐、流量包,很多司机也愿意义务为我们做广告,比如我们给很多司机赠送了一些印有公司LOGO的香风设备,司机拿到后就挂在了自己的车上,并向乘客推荐我们的软件。” 卓然告诉腾讯科技,这种宣传方式的成本很低,但定位非常精准。嘀嘀打车本身是一款高口碑传播的产品,用这种方式,用户群正在快速增长。

卓然认为, 嘀嘀打车可以降低出租司机的工作强度和生活压力,因此受到了这部分群体的欢迎。

谈及未来盈利时,卓然表示打车领域不是高端市场,而是大众市场,初期大规模的收费行为会阻碍整体的发展,用户群就不会这么快速增长,收费的模式对嘀嘀打车整体的服务要求也会更高,因此短期内不会考虑收费。长远来讲,目前还没有深入去想如何赚钱,但是相信好的产品与好的应用价值也会带来商业价值。

叫车应用的硬伤?

叫车类软件在出租车司机中迅速普及,监管部门和部分既得利益群体也开始关注到这个O2O的新应用。

腾讯科技了解到,摇摇招车最早的商业模式与国外的PickRide模式类似,除了面向出租司机外,还向个人提供“拼车”服务,但被国内媒体报道摇摇招车招来黑车,相关领域存在法律监管空白后,才放弃拼车业务而重点发展出租车司机的业务。

但叫车应用中最为核心的打车加价面临指责,上海交通管理部门就通过在官方微博上表示,出租汽车驾驶员必须依法经营,按标准收费并出具车费发票,交管部门并不认可乘客私下与驾驶员预约加价的行为。一些观点认为,叫车应用应该由政府部门主导加强行业监管。

对此,卓然表示,外界的很多质疑是源于对嘀嘀打车的不了解。她透露,嘀嘀打车默认栏中是不加价,加价是部分乘客的自愿行为,嘀嘀打车没有强制,司机也没有强制。

“目前我们75%以上的订单都是不加价的,司机们最关心的问题其实不是一单加多少钱,而是降低空驶和时间的浪费,嘀嘀打车是一个软件,但也是一个交流平台,让供需双方更对称,至于监管问题,我们也会对监管问题看的很重。”卓然如是说。据她介绍,嘀嘀打车运营以来,主导单位并没有施加压力。

不过,相比监管问题,各地市场的差异化才是叫车应用头疼的主要问题。例如上海的监管部门就对叫车类软件采取了不认可的处理态度,但杭州的监管部门则对该类软件采取了默认及小范围支持的态度。由于二三线城市的打车难问题并不十分突出,因此也影响到这类软件向下游城市的普及。

此外,由于这类服务并不存在太多竞争门槛,如果模式被证明,也更容易在一定区域内被掌握资源的寡头所抄袭。

一位国内资本界人士告诉腾讯科技,他对叫车类软件的前景比较悲观,其中一个原因是这些软件目前仍处在烧钱阶段,短期内无法看到清晰的盈利模式。

事实上,无论是嘀嘀打车还是摇摇招车,目前在出租车司机与乘客的交易中并没有收取任何服务费用。嘀嘀打车创始人程维更是公开表示,曾试图向用户收费,但是收费限制了用户的增长,因此作罢。

“这个行业不缺用户群,但未来如果发展壮大,无论是向用户收费还是向出租车司机收取提成恐怕都会遭到反对,没有一个好的盈利模式、同时竞争激烈是这个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该VC界人士最后总结说。

(责任编辑:硅谷网·)

上一篇:人人缺乏新增长点 经济增速放缓抑制广告需求

下一篇:硅谷创新已死?没有宏大目标就别再大话连篇 对“嘀嘀打车:迅速走红背后面临扩张难题”发布评论

挂号怎么取消

网上预约挂号协议

名医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