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酸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硝酸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人类看不到的迷人色采红绿色与蓝黄色

发布时间:2020-03-23 12:48:51 阅读: 来源:硝酸盐厂家

感谢翻译帖的投递试着想象一下这样一种色彩---带着微红的绿色:它不是那种把两种颜料混合在一起而得到的暗棕色,而更像是有点像红色也有点像绿色的色彩。或,试着想象带着微黄色的蓝色-它不是绿色,但其色调介乎于黄色和蓝色。

你的脑袋是不是一片空白?那是由于,虽然那些色彩确切存在,你也可能从未见过它们。红绿色和黄蓝色就是所谓的“禁色。”这些色彩是由成对的色调组成的,而这些双色调的光频会自动相互抵消,导致人类的肉眼看不到它们,因此,这些色彩是不可能同时被看见的。这类限制源于我们最初感知色采的方式。当被迎面而来的红光刺激时,视网膜内的一种叫做“对抗神经元”细胞就会产生作用,并且这类迅疾的活动会告知大脑,我们正在看某种红色的东西。而一样的对抗神经元被绿光所抑制,并且这类抑制活动也会告知大脑我们正在看某种绿色的东西。一样的,黄光刺激到了另外的一种对抗神经元,但蓝光却抑制它们。虽然大多色彩会使两对神经元产生一种混合的效果,人类大脑会进行解码并辨别其组成结构,但是红光确切会抑制绿光的效果(黄光对蓝光也是如此),所以我们不可以在同一源头感知那些色彩。几近不可能感知到,的确如此。科学家们正在研究如何可以看到这些色采-人们仅仅只需要知道寻觅它们的方式。没有名字的色彩在1983年,著名的视觉科学家Hewitt Crane与他的同事Thomas Piantanida在《科学》杂志上发布了一篇著名的论文,这标志着色彩革命的开始。该论文--《论红绿色和黄蓝色之视觉效果》, 论证了禁色是可以被看到的。研究人员创造了这样一些图象:红色与绿色条形并列排列(另外一些图形中蓝色与黄色亦是如此),然后把这些图象给数十名自愿者视察,并用眼动议把这些观察者眼中的图象固定下来。这证明了来自于每种色彩条的光线总是会进入到相同的视网膜细胞内。例如,一些细胞总是接受黄色光线,而另外一些细胞则同时仅接受蓝色光线。这类接受非常规视觉刺激的观察者称,观看条形相接之处时交界限会逐步消失,并且这些色彩仿佛融入彼此。让人惊讶的是,观察者说他们感觉这些图象好像超出了他们视觉的对抗机制,并且看到了从未看到过的色彩。Crane和Piantanida在他们的论文上写到,当观察者看着这些红色与绿色条形图象时,他们看到的色彩“既是红色也是绿色。”另外,一些观察者指出,虽然他们知道他们正在视察一种色彩(即,的确有色采存在),但他们却不能够说出这类色彩的名字或描写它。这些观察者中有一名是有着丰富色采辞汇的艺术家。一样的,当把色彩换成黄色和蓝色条形来再一次做这个实验时,“观察者说到不管他们把眼光注视到哪里,他们都是同时看到了黄色和蓝色。”这看起来仿佛禁色是可以被看到的-并且是很值得欣赏的!它的名字是泥色Crane与Piantanida的论文在视觉科学世界里引发了很多人的关注,但是却很少有人对论文中的发现进行评论。Vince Billock是一名视觉科学家,他说道:“人们看待这论文,就像看待视觉阁楼中的一名疯狂老阿姨,没有人愿意谈及它。”尽管如此,Billock和其他科学家做的各种实验都逐步证实了Crane和Piantanida的最初发现,这表明了如果你用正确的方式看这些色彩,禁色就会被看到。接着在2006年,Po-Jang Hsieh 与他的同事在达特茅斯大学对1983年实验做了一些变化。虽然这次他们给研究的参与者在电脑屏幕上提供了一份色采图,并且告知他们:当向他们展现另外的条形时,他们要在色采图上找出能和条形符合的色彩。就如Crane和Piantanida的研究所说的一样,这类色彩是没法描写的。Hsieh在《生活的小秘密》说:“我们要求参与者在视察这些颜色混合时,能够把这补钉的色彩调剂到可以与他们看到的色彩相匹配,从而以一种更加客观的方式去描写出他们所看到的色采,而不是让这些参与者进行口头描写(由于这会有主观性)。以这类方式,我们发现,当颜色混合时(如红与绿),参与者看到的色彩实际就是两种色彩的混合,而不是禁色。”当我们出示红色和绿色的间替条形图案时,这些条形的边沿色采产生消弱并且彼此融会在一起—这个进程被称为“视觉融会,”或“图象消弱。”但当这些参与者被要求在色采图中选择出融会的色彩时,他们找出的色彩都是泥棕色。Hsieh在他的邮件上写道:“结果表明,当色彩融会在一起时,参观者看到的色彩只是中间色而已。”所以如果这色彩的名字是泥色,为何在1983年时观察者却不会描写它呢?Hsieh还写道“世界上有数不清的中间色…所以我们没有足够有关色彩的辞汇去描写[所有的色彩]是不以为怪的”, “但是,一种色彩没法被命名其实不意味着它是就是一种不存在于色采世界的禁色。”色彩固定荣幸的是,由于所有那些支持禁色理论的人,这些科学家的研究在2006年依然继续着。Billock现在是美国空军研究实验室国家研究理事会的高级研究员。在过去的十年里,他负责做过一些实验,他和他的同事都相信并且证明了禁色的存在。他还称,Hsieh的研究之所以没法产生那些色彩,是由于他遗忘掉了一个重要成份:眼球跟踪仪。Hsieh只是让他的志愿者专注于条形图象,但却没有考虑到视网膜的固定性。Billock说,“我认为Hsieh实验看到的色彩和我们的是不相同的。我试过用稳定的固定器去视察那消弱的图象...我看到的色彩与我使用人工视网膜稳定器观察到的不同。”他解释说,在一般情况下,稳定的眼球固定器与视网膜稳定器的效果不一样,前者没有后者那末明显,它不能产生出其他图象固定时的视觉效果。“Hseih等人的实验对他们的刺激物是有效的,但关于那些通过先进的方法所得到的色彩,这并不能说明甚么。”由Billock和其他人最近做的实验继续证实:当条形图通过视网膜固定而且对峙色采亮度相同时,禁色是确切存在的。当一个色彩比另一个明亮时,Billock说“我们有成型的模板和其他的效果图,包括泥般的色彩和橄榄一样的混合色,这些都可能与Hseih看到的色彩类似。”当实验正确完成时,他说,所有看到的的色彩根本就不是泥般的色彩。但他惊讶并且生动地说:“这就像是人们第一次看到紫色时把它叫作带蓝色的红色。”科学家们正试图肯定确切的使人能够看到禁色的方法,但Billock认为其根本理念是色彩被覆盖,即抵消效应。当视网膜与红色和绿色(或蓝色和黄色)的条纹图象相对稳定时,每一个对抗神经元只收到一种光色。试想一下两个的这类神经元:一个充满蓝光,另一个则是黄光。“我认为稳定器(某种[同等亮度]增强)的作用是消除两个神经元之间的对抗反应。所以,两个神经元在同一时间可以自由地做出回应,并且其结果使人看到带蓝色的黄色,”他说。你在自然界和色采盘里(收纳所有常见色采的色采图表)可能永久不会遇到这样的色彩。但或许有一天,有人会发明一种内有眼球跟踪仪的手执禁色眼动仪。当你进行观看时,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正在第一次看到紫色。翻译:lina校订:深水双鱼翻译贴:

深圳益尚白癜风医院医院动态

天津津门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成都最好的消化病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