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酸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硝酸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ST秦岭重组生死局-【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6 11:32:22 阅读: 来源:硝酸盐厂家

ST秦岭重组生死局

又到九月,但华伦集团重组ST秦岭仍无消息。

去年9月25日,ST秦岭公告,民营企业华伦集团拟以6.33588256亿元,将大股东陕西耀县水泥厂所持20.08%的股权协议转让,并进行重组。

然而,时至今日,ST秦岭重组这场怪异的“外科手术”仍原地踏步。

博弈重组

相对于“病人”ST秦岭的焦急等待,更奇怪的是充当主刀医生角色的浙江华伦集团董事长陈建龙此时却表示,自己对这个病人并不了解。

此前公告显示,来自重组方浙江华伦的陈建龙等三名潜在股东审议《2008年半年度报告》时,均投弃权票,他们的理由是“缺乏足够的渠道来了解公司半年来的经营情况,对公司本半年度的经营状况不了解”。

这一举动让习惯了等待重组、享受造富神话的投资者感到莫名,“这个说法让人无法接受。”一位投资者愤怒地表示。

“目前,唯一掣肘陈建龙的就是那1.9亿元首付款,否则他早跑了。”一位知情人士表示,“陈建龙以及华伦方派来的另两位高管,之前就屡次未出席董事会的多项表决,都是让他人代为行使表决权,而选择弃权还是第一次,这也意味着陈建龙已经失去耗下去的耐心。”

“相对于1.3亿股6.3亿余元的收购价,按照9月2日收盘价2.43元计算,该笔股权市值不过3.15亿元,以此计算,华伦集团净亏近3.15亿元,这才是方案卡壳的根本原因。”曾参与ST秦岭重组的某中介机构人士表示。

而对于已交付1.9亿元首付款的华伦集团来说,目前唯一能做的似乎就是以不变应万变,“双方就是在耗,华伦方面应该很清楚秦岭的现状,他们就是想利用秦岭的困境寻求全身而退。”ST秦岭方面某人士表示。

或许,ST秦岭的现状已让所有人都无法再忍耐下去。9月2日,ST秦岭公告显示,公司董事长黄四领已辞去总经理和董事职务,董秘韩保平也已辞去董事职务。

曾经辉煌的秦岭水泥自2005年连年亏损,被国内外多家水泥巨头当作占领西北市场的兵家必争之地。

值此关键时刻,2006年底,时年58岁的黄四领临危受命,从前任董事长兰建文手中接掌大权。“当时,他们从没想过与别人合并,让黄四领上台就是希望借助他的经验,让企业起死回生。”一位早期与秦岭有过接触的券商人士表示。然而,被寄予厚望的黄四领,并没有能够改变秦岭被重组的命运。

此外,接替黄四领和韩保平两名董事席位候选人的身份值得关注。

公告显示:新任总经理、董事候选人为王清海,另一名董事候选人为周子敬,二人皆为铜川市政府部门官员,王是铜川市国资委副主任,周子敬则是铜川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室党组成员。

“政府同时派两名高级别官员进驻,一方面表明市政府对秦岭的重视程度,另一方面也表明秦岭的情况确实令人担忧。”一位接近ST秦岭管理层的人士表示。

“黄的辞职,其实可以看出公司方面还在寻求一种良性变化,公司与重组方陷入这样一种僵持,唯一能做的就是积极改善自身状况,毕竟秦岭当前的糟糕状况,是华伦方面敢于采取消耗战的主要砝码。”一位接近ST秦岭管理层的人士表示。

糟糕的中期业绩

那么,ST秦岭到底“糟糕”到什么境地呢?

刚摆脱退市危险的ST秦岭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34171.16万元,同比下降12.31%,净利润亏损6512.84万元,每股收益-0.099元,每股净资产0.506元,净资产收益率-19.45%。

“这一系列数据证明,公司已经危机四伏。”一位专业会计人士分析,“他们不仅盈利能力差,从目前状况看,现金流枯竭才是最严重的问题。”

半年报显示,ST秦岭逾期贷款已由期初的3000万元激增到1.31亿元,而未偿还原因都是资金不足,此外,一年到期的长期负债为1.8亿元,而短期借款更是高达4亿元。

银行似乎已嗅到了风险。财报显示,建设银行铜川支行一笔对秦岭1000万的贷款利率高达13.04%。ST秦岭一年到期的长期负债项下,共有九笔类似的中长期贷款,平均利率达8.754%,高于央行1-3年期7.56%的基准贷款利率近1.2个百分点。

此外,截至上半年,ST秦岭已拖欠铜川市供电局电费款7191万元,比期初激增81%。应付职工薪酬报告期达2.2亿元,其中,上半年社会保险费一项为8203万元,比期初增加1114万元,增幅近42%,且连续两年增加额都为1000多万元,而本期仅支付21.2万元,同比减少近75%。

相对于上述巨额负债,ST秦岭几近枯竭的资金流几无招架之力。

半年报显示,合并资产负债表中,货币资金虽有1076.5万元,但细加分析发现,其中,其他货币资金中履约保函保证金为720万元。也就是说,目前,ST秦岭能动用的货币资金仅356万元。

与节节攀升的负债及逐步减少的现金相比,企业的生产状况令人担忧。

今年上半年,ST秦岭主营业务收入由期初的3.87亿元变为3.37亿元,下降5000万元。而库存商品却由期初的813.6万元下降为202.5万元,减少611.1万元,降幅达75%。

显然,“公司生产已经出了问题,在卖老本。”一位水泥行业分析师言简意赅地表示。

扑朔迷离的重组前景

相对于数年前的矜持,如今的ST秦岭似乎只能期待冀东水泥前来英雄救美,“因为没有人比冀东更合适。”上海某券商分析师表示。

其实,西北市场上,冀东的确有值得骄傲的资本。

继2003年冀东水泥落户扶风,建成一条日产4000吨熟料、年产200万吨水泥的新型干法水泥生产线后,2005年其又与德国海德堡水泥集团强强联手,新建扶风、泾阳两条日产4500吨新型干法熟料水泥生产线,及纯低温余热发电技改项目。

大举扩张为冀东水泥带来了丰厚收益。

去年,冀东水泥陕西建设的一条5000 t/d线就为其带来了8000万元利润。今年半年报显示,冀东水泥西北地区营业收入比上年增加122.76%,增幅远高于东北和华北地区。随着陕西扶风二线、泾阳两条生产线建成投产,其盈利水平将进一步大幅增加。

这些都表明,冀东水泥无疑已是陕西水泥市场的一支重要力量,同时也意味着陕西市场,及整个西北市场对冀东水泥的重要性。收购秦岭的可行性、必要性凸显无疑。

“从秦岭方面讲,冀东无疑是最理性的选择,但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如何让华伦和秦岭双方和平分手,达成‘协议离婚’。”前述分析师表示,“目前,还看不到这种可能性,秦岭方面更换高管可能就是想练好内功,继续与华伦打消耗战,毕竟1.9亿元首付款还在秦岭手里,要知道这笔钱如果从银行贷款,一年利息就要1400多万元。” (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深圳软件着作权代理

管道消防泵价格

质检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