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酸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硝酸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残酷的武斗与文革公墓-【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9:45:26 阅读: 来源:硝酸盐厂家

40多年了,这个梦魇还在缠绕着一些人。在1967年7月25日被“八一五派”武斗人员刺伤的王师傅,至今还躺在床上,他的思维还停留在刀光剑影的派性厮杀中。有朋友去看他,拉着他被钢钎刺穿伤残了的手,王师傅会情不自禁地问道:“‘反到底’打回来了么?”

跟全国一样,“文革”中重庆武斗分成两派:一派据称是“保卫毛主席的坚强战士”,“始终不渝地捍卫毛席的革命路线”,于1966年8月15日成立。有工人、干部、学生,后对外宣称叫“八一五派”。

另一派则是从“八一五派”中分裂出来的“反到底派”,也就是要砸“八一五革联会”的“砸派”,俗称“反吊起”。

重庆武斗主要集中在各大专院校和各个企业。

打响山城第一枪的是在重庆工业学校,而真正发生激烈冲突的是在重庆建设机床厂,即现在的建设摩托生产基地。这是一个从汉阳迁至重庆的特大型军工企业。在那个时候这个厂是极端保密的,有部队守卫。

动用军工武器的流血武斗

1967年7月25日清晨,住在建设机床厂厂区劳动一村的人们,发现对面民主村屹立在山巅上的两幢苏式红砖楼,突然被“反到底派”围攻。早上8点左右,“反到底派”来了很多人,手持钢钎、大刀、燃烧瓶,身穿劳保服,头戴藤帽,围着红砖楼进攻,不断地向这两幢红楼投掷燃烧瓶。红砖楼于夜间被“八一五派”占领,这是建设厂“反到底派”不愿意看到的,必须夺回来。

“反到底派”攻到上午10点左右,两幢红砖楼中一幢楼开始起火。驻守大本营的“八一五派”立即派出增援队伍。

增援队伍是“八一五派”的“八一兵团”,以空压厂的工人为主。空压厂是制造两栖坦克的工厂,这些造坦克的工人手提砍刀、钢钎,一路喊着杀声,狂叫着朝建设厂家属区的民主村红砖楼冲将而来。

“反到底派”在增援队伍面前,兵败如山倒。

在撤退过程中,重庆三十五中高中一个叫宋正言的红卫兵,被包抄过来的空压厂“八一兵团”截住,当即被钢钎刺倒。事后,发现宋正言身上护体的一层薄钢板被刺穿,藏青色工服被鲜血浸透,身中25刀,于当日午后1点左右死去。

“反到底派”愤怒了,回到大本营,立即在重庆两杨公路上拉起了一条钢索,这条钢索上全是钢钉。交通被迫中断。

四天后,也就是7月29日,传来重庆工业学校发生了枪击事件,武斗立即升级。

建设厂是军工企业,主要以生产枪炮为主。枪战发生后极大地刺激了“反到底派”的“井冈山建设兵团”,立即发枪!

7月30日,“红大刀”在建设厂灯光球场举行了隆重的发枪仪式,“反到底派”发誓一定要为宋正言烈士报仇!数百支崭新的半自动步枪举向空中,拉开了枪机,一箱箱的子弹用刺刀撬开,分发下去。

8月1日清晨,全副武装的“反到底派”,向建设厂“八一兵团”和建设工业学校修筑的工事发起进攻。四联装高射机枪和舰用机枪数十台,一齐向“八一五派”的大楼开火,并用炸药炸开楼房工事。“八一五派”占据的红色大楼顿时火光冲天,喊杀声不绝于耳。

双方战斗极为惨烈,枪炮声整夜不停,震耳欲聋。

8月3日清晨,“八一五派”全线溃退,带走尸体十数人,在“反到底派”追击中,被打死在水田里的不计其数。

8月5日,“八一五派”为了争夺建设厂夺取武器,不惜一切代价向建设厂清水池制高点发起攻击。“反到底派”人抬肩扛,将两台14.5毫米的4条枪管的重武器推到半山腰上,猛烈轰击大批围攻上来的“八一五派”。而“八一五派”大都是重庆大学组织来的学生,手持各种火药枪、“汉阳造”,朝清水池高地冲锋,均被“反到底派”各种轻重武器打死,死伤者漫山遍野。

重庆8月的天,尸体很快高度腐烂,白骨森森,惨不忍睹。此一役,“八一五派”丧生150人之多,有的人至今无人知晓姓名。

再次爆发大规模的武斗

1967年武斗结束,双方在“九五命令”下缴枪,但都没有履行。

1968年双方再次爆发大规模武斗,这一次“八一五派”吸取了1967年的教训,首先步步为营,占领了“反到底派”的据点,在“反到底派”的边缘地带修筑工事,迫使其后退。

7月30日,在生产半自动步枪的一个特大型军工企业里,四幢职工宿舍,有两幢被“八一五派”占领,有两幢被“反到底派”据守。

双方都在黑夜到来时,从窗台上伸出半自动步枪朝对方开冷枪。

重庆建设厂中“八一五派”一个红卫兵当即被击中脑袋,脑浆迸裂。

此时,重庆武斗还在其他地方进行,但规模要小一些。

战斗进行到次日凌晨,“反到底派”的火力完全被“八一五派”压制,陆续从几幢楼房撤出。天亮,成渝铁路沿线大批的“反到底派”成员携家带口前往重庆火车南站集中。在这里,一个“反到底派”红卫兵手提一支20响盒子炮在现场指挥,火车头上架起两挺重机枪。火车行驶到重庆大渡口火车站,被部队拦下,双方发生小规模流血冲突。“反到底派”在此四散而去,大都拦下火车去了成都,直至9月重庆警备司令再次发出双方上缴一切武器的命令。

武斗两派的善后

“反到底派”在武斗中战死的人员大多就地掩埋。

重庆体育馆曾经也是“反到底派”的据点之一,在那里被打死的中学生红卫兵十数人均就地掩埋。文革结束后,他们的亲属陆续将这些人的尸骨迁走。首都北航“红旗”和一些外地来渝被打死的“反到底派”的红卫兵,同样就地掩埋,文革后期由亲属取走。

1967年以建设厂为中心被打死的“反到底派”武斗人员,大多埋在建设厂老医院前面的一片树林里,当时还有一块块木牌,上写着死者姓名。

“八一五”派,则把公墓建在一片小树林里,这里依山傍水,鸟鸣清幽,很早以前曾是一处解放军烈士墓。“八一五派”所以选中这块风水宝地,据称还是请了风水先生的。首先,这里位于沙坪公园的僻静处,曾是解放前地下党常接头之处,有象征意义;第二,“反到底派”再强大不会攻到这里来,沙坪公园几乎是“八一五派”腹地的腹地。埋在“八一五”公墓里的,基本上都是在1967年5月至8月间被打死的中学红卫兵和重庆厂矿企事业的工人造反派,年纪大的多在十几岁或二三十岁,最小的仅11岁。

往事不堪回首

现在,这个公墓已引起了全国的关注,网络上不断有人进行报道和披露,使原本这个不起眼的“文革墓地”成了众所周知的所在。这里的坟墓大都用当时质量很好的建筑材料筑面,墓碑上刻有死者姓名和当时流行的壮语,多为“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的字样。

重庆武斗的发源地建设厂因武斗而死的人员,在“八一五”公墓里掩埋的有30多人。这个墓很宽大,上面有一支火炬,碑文多写此墓安葬的人的简短生平,什么时候、在哪里“牺牲”的,其“英雄气概永不灭”等等。

今天,这个公墓早已是绿草遍地,半人深的茅草遮蔽坟墓的荒凉景象已不存在。后人修剪芜杂的荒草,春天来了又开起了鲜花,鸟儿在坟墓上空的塔林上停留,一片生机。近来,有亲属用人造大理石重新整修了一些人的墓地。

2007年夏,沙坪公园游人如织,其中有很多人从全国各地特地赶来,目的就是一睹“八一五”公墓。那些墓碑上的豪言壮语,虽然大多已剥落,凋零不堪,但仍让人触目惊心。

沧州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能使用偏方吗

呼和浩特哪里的白癜风医院好

乳腺癌生物免疫治疗疗程是如何安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