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酸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硝酸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生命中最后一段时光[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2:45:15 阅读: 来源:硝酸盐厂家

一直觉得生活不像别人口中那样多姿多彩北京的天空始终是灰的灰的就和我的心似得灰的没有一点希望。空气中漂浮的雾霾阻挡了我前进的道路好似一座大山一般挡在了我的面前我知道我没机会绕过去了。我今年24岁却有着身边同龄人都不具有的称号——肺癌晚期患者。

母亲这时就坐在病床边削着水果从她全是血丝的眼中我看得出昨晚她一定又是用泪水洗了一次枕巾。她见我在注视着她连忙低下头“专心”的削着果皮这个低头的动作却让我又一次的陷入内心的痛苦之中因为我看到她的头上又多了些许银丝。为了不让她看到我表情的变化我将头看向了窗外。

“咚咚咚”伴随着一阵开门的嘎吱声父亲进入了病房与母亲四目相对的点了点头便坐到了病床另一边。三个人的病房中除了母亲削皮的声音外没有任何一点动静。过了些会儿母亲无法忍受这样的沉默将水果放在柜子上向父亲说道“吃水果吧。”友好的示意换来的却是尴尬的遭遇父亲并没有对母亲的话做出反应而是一言不发的注视着我。那表情就像以往一般严厉可是双眼却失了往日的神采一片空洞。

我知道父亲这是陷入了沉思之中为了不让气氛更加尴尬我只好对母亲笑了笑道“我吃。”父亲和母亲在我中学的时候便离了婚父亲把所有的一切给了母亲只愿母亲把我留下。母亲答应让我跟着父亲生活但却不愿让出监护权。就这样我开始了单亲家庭的生活。随着母亲再婚我和母亲的关系越来越疏远女人总得照顾自己的家庭而我并没有把自己归入她的家庭之中。反倒是以前大老爷般的父亲照顾起了我的起居作为九零后的一代从小都是我和父亲看着母亲洗衣做饭铺床叠被。现在回想起那时看着父亲最初笨手笨脚的样子我不禁心头一颤原来他给了我他的一切也把我当做他的一切。

处了一年的女朋友在听到我的病情时虽然留下了伤感的泪水但随后也留给了我几条让人哭笑不得的分手信息。对于这种结果我也十分满意毕竟我只是一个将死之人电视剧中那感人的一幕幕不离不弃的情节我从来不指望能够发生。朋友们前来看望我就好似完成探班的任务一般那一面或许就是咱们的最后一面一方面希望他们不要为了我而难过但又自私的想要他们能为我难过人就是这么复杂。当为数不多的朋友轮番前来看望和前女友的眼泪浸湿我的被单离去后剩下的大多数时间都是父亲、母亲和我三个人在病房里保持着沉默。

这种沉默迟迟没有人能够打破而习惯享受沉默的我和父亲始终在思考着什么我不知道父亲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我却一直在思考要是能够重新活一次我该怎么活?

最初我的想法是如果能够重新活一次我要在每一个错误的选择面前重新选择让所有的遗憾都不再发生让自己能够成为一个年轻有为的人。然后我认为这样不够过瘾我希望我能带着现有的记忆重新活一次让天才的称号伴随着我的童年让金钱与名望伴随着我的一生。就好像那电影中的夏洛一样从最初的崭露头角到后来的众望所归这样的人生才够过瘾。但是随之即来又出现了一个困扰着我的问题这样的生活虽然精彩但这样的我已经不是我了。现在的我虽然命不久矣但我却知道我父亲将其后半生全都奉献给了我这样的爱是金钱与名望无法代替的。而我的思想会因为经历的不同而让我成为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但这个人始终不是我。

这样的想法出现后我意识到自己的一生并没有什么遗憾。我所有的一切经历、遇到的所有的人和我得到与失去的一切的爱都是组成我人生的一部分都能够让我在未来的日子里做到一个更好的自己。虽然我的身体没有给我那么多未来的日子可是蓦然回首原来我短暂的生命中且有着如此丰富的经历有着父亲如此沉着的爱这让我更加的希望能够重新活一次。只是这一次我希望能够让我带着现有的记忆重新经历一次过去去经历已经经历过的点点滴滴虽然不能实现这天方夜谭般的想法不过我发现窗外灰色的天空被已阳光撕破一缕阳光穿透了密集的雾霾并挣扎着不让其将它再次吞没。

“你想不想出去旅游?”沉默已久的父亲打破了尴尬的局面这突如其来的一个问题把我从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拉回到现实中来。

我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不想。”

“健康时的我都不愿出去旅游难道还指望现在的我拖着这顽疾之躯去吗?”

“那你有什么想做的没有?”父亲似乎是一直在思考我是否有什么遗憾而我其实唯一感到遗憾的是父母将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我想回家!”

父亲有陷入了沉默当中而母亲则极力反对着我的这一想法让我在病房中安心修养。

“你想回家哪咱就回家。”父亲的眼神不再空洞显然是了解了我的想法。

在医生的再三嘱咐后父亲为我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到家中的日子要比在医院的日子舒服很多父亲辞去了工作在家里陪着我而我一改以往小少爷的作风开始学着烧菜洗碗做饭。每当疼痛难忍的时候我都会将房门锁死不让父亲看到自己因疼痛而变得狰狞的容貌而父亲定然知道我的用意每当我打开房门的时候父亲总是在门旁守着两人尴尬的相视一笑只是他笑的一天比一天更勉强。

又一次尴尬的笑脸相对后我拉着父亲问道“我肯定是要走的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但是我走后你的生活还要继续我不知道你是否能够从我走后的打击中走出来我怕你从此一蹶不振。”虽然强忍着眼泪并且做好了留下硬汉形象的打算可是说到一半眼泪就似珍珠断线般的往下落。可明明如此感人的一幕愣是把父亲逗笑了父亲没有回答只是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摇摇头是在否定什么我只知道这一定对他的打击不小。

因为青春期除了毕业照外就没有怎么照过相在一个难得的晴天我便约上了父母一起外出郊游踏青。显然他两因为我的关系笑容都十分的僵硬而我将笑容摆的似阳光一样灿烂。单独照了一张大头照告诉父母遗像要用彩色的这样灵堂显得有生气。母亲被我的想法气笑了而父亲却始没有说一句话。

我今年24岁曾今是一位晚期肺癌患者。为什么这么说?那之后半年我躺在病床上插着呼吸机带着心跳仪。隐隐约约看到父母与亲属都站在床的两侧大家的表情是多么伤感而父亲的眼神却十分的坚定沉着。然后我只记得我闭上了眼耳中传来心跳仪报警的吵闹声和亲属们的哭泣声渐渐的整个世界都静了。随后我又睁开了眼却发现自己身处黄泉。而在我的前面只有一个熟悉的背影那个背影转过身来对我说道“儿子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