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酸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硝酸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殉道还是隐忍中国导演守住自己的作品有多难-【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5:01:46 阅读: 来源:硝酸盐厂家

电影对于一个导演来说,绝不仅仅是扬名立万的工具,更是孩子、是心血,只有真正经历过那些创作过程的人才能知道其中的不易。而当他们的电影受到威胁的时候,他们能做的,就是拼尽自己的一切去守护它。这种事对于谁来说都是不幸的,但当不得不面对的时候,不同的导演则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态度。

而近两年这样的事情仿佛格外多,比如最近的《大轰炸》。本就历经磨难拖了多年的《大轰炸》临近上映却再次深陷舆论漩涡,被各种各样的质疑声团团围住。而昨天某自媒体曝光了一篇导演萧锋的专访,首次回应了外界的质疑。在采访中,导演明确表示,电影的资金投入远远低于外界流传,拍摄过程中甚至屡屡断粮,自己数次用积蓄顶上,并且最终所得的“票房收益是按照国家相关法律规定及四方一致确认的相关协议约定分配”,“创作团队任何人不会也不可能参与《大轰炸》影片的任何收益成分。”

再翻出来导演之前在4月19日自己生日这天所发的长文,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总算是比较明晰了。

“外面看上去《大轰炸》家大业大气派非凡。可在互联网的时代,面子和里子并不总是一致。”“外界传闻《大轰炸》前期拍摄就花了七、八个亿,其实真实的拍摄费用不到坊间传言的一半,而且自2016年2月起,剧组就已分文没有断粮停炊。”

在电影急需大量资金进行后期制作时,导演更经历了融资借款、抵押贷款、清仓股票,赎回投资基金、耗尽个人存款等一系列自毁程序,直至2017年10月,个人所有的可支配现金财富只剩1516元人民币,很快成为国内负债最多的导演。

这一系列悲壮的行为背后,是作为一个电影创作者最后的坚守。

影视圈有很多乱象,相信大家都略有耳闻。

众所周知,近几年来,很多“人傻钱多”的外行公司纷纷涉足影视圈,这里面,除了互联网可以跟影视扯上一点关系外,还有一些诸如房产、重工、金属等领域的企业也来涉足影视,最终酿成悲剧的大有人在。

宋方金曾说过:创作跟着资本走,去的必然是屠宰场,而资本跟着创作走,才有可能摆脱眼前的苟且,抵达诗和远方的田野。

影视行业本来就是风险系数比较高的行业,包含各种不确定因素,大股东突然撤资,拍着拍着没钱了只能四处筹钱的例子其实并不少见,尤其是新人导演跟非一线导演经常碰到这样的坑,但因处理方法不同,结果却是天差地别。

《八月》《心迷宫》等都曾遇到过资金断裂的问题,但因为最后得到了妥善处理,使得项目顺利进行,不仅没有因此夭折反而促成了一部佳片的诞生,但有些项目却没有这么好运。

就比如《西北风云》,电影刚上映,导演就和出品方撕了起来。

由任达华、余男主演的警匪片《西北风云》已于4月13日上映,但导演黄璜却发表了一篇要跟电影撇清关系的文章,他说:“我是一个想取消署名都找不到相关负责人的傻缺。”

有人说可能是为了影片炒作,有可能性,但可能性不大。因为这个导演黄璜和出品方打起来是因为钱的事。大体的意思就是,黄璜做导演编剧,组了这个剧组,出品方准备的投资预算是1800万,结果拍了半个月1200万就花光了。而出品方计划的是拍摄50天,这就意味着后边一个月都没钱了。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个时候有个投资人还撤资了,后续就更没资金了,导演黄璜和剧组就慌了神了,开始为钱折腾。

电影《西北风云》剧照

后来出品方到处找投资拉人进来继续投钱,但钱少时间少,只好加班加点,一天只休息几个小时的进度拍摄。主演余男和任达华是老演员了,对于敬业两个字还是很深入骨髓的,毫无怨言的随着剧组的进度加班加点拍摄着。到了杀青时间,好多戏没拍完,就强行杀青了。

剩下的就是出品方自己找人补拍了些镜头,自己剪辑了电影出来,后期对白令人出戏,质量不忍直视。等电影上映的时候,电影署名的导演还是黄璜,黄璜就站出来发文,说那不是我的作品,不要去看。

导演在知乎上还原整个过程

有些人选择忍痛放弃以保全名誉,有些人则用殉道的方式来成全自己的作品。

2018年2月23日,《大象席地而坐》获第68届柏林电影节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奖。电影节官方称赞该片“这部视觉效果震撼的作品用大师级的方式”,形容此片为“令人耳目一新的导演处女作”“中国电影(600977,股吧)的新希望(000876,股吧)”。

然而这一切导演胡波都看不见了,也听不见了,他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在柏林电影节上,胡波的母亲在掌声中被请上了台,她表示能来到柏林电影节既高兴又悲伤,悲伤是因为儿子为了这部“大象”失去了生命。

导演胡波

对于胡波之死,已经有太多的媒体八卦过。

简单的说,就是一个导演拍出了一部艺术片,并剪出了一个4小时版本,制片人坚决要求剪短以符合市场要求。可导演最终只剪掉了10分钟,并因此和制片方产生了冲突。以至于双方剑拔弩张,甚至到了“制片方要求导演要么买下自己的电影,要么退出”的境地。所以,总结起来说,这就是一个“忠于艺术”的导演和一个“只认市场”的制片人对一部电影发生争执的故事。

胡波后来写道“完成这部电影用了一整年时间,而最终,没有一帧画面属于我,我也无法保护它,它被外力消解掉了“,“当那些人拍着网剧写着商业片剧本胡吃海喝换车旅游的时候,走过来说你运气真好啊真羡慕啊,我真想取出我珍藏的凿子和斧子”。

如果说稍老一辈的导演的性格中还有妥协、隐忍的底色,那新一代的青年导演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们似乎觉得跟获得市场认可相比,创作完全忠于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他们为了理想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拒绝和他们“同流合污”。而在他们眼中,电影公司也和资本一样,多半扮演着“剥削者”的角色。

但是无法否认的是,在电影制作过程中,处理资本与创作之间的关系是不可避免的,一定要以产品自身的质量为前提,当面对跨界资本介入时,要对其有充分的了解。当然,最好还是尽最大可能去寻求行业资本来合作,将风险压到最低。

我们不去判断哪种态度是正确的,只是期待有一天,每一部作品都能得到能与之匹配的估值,每一个原创人都能获得尊重。作为观影人,我们能做的,是要有一双发现的眼睛,尊重每一颗真心热爱电影的心。

借用塞林格的话“一个不成熟的理想主义者会为理想悲壮的死去,而一个成熟的理想主义者则愿意为理想苟且的活着”。

希望我们,都不会再因梦想头破血流。

分享好电影,为爱电影的人 | 蓝影志,微信ID:BluMovie

淄博如何区分男性前列腺炎

沈阳看痤疮的专科医院

天津市医院湿疹

云南面瘫治疗的专业医院